•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财经资讯

营收大增、从城市污染制造者变成治理者 济钢找到“无钢”新航向

时间:2020/1/19 19:32:04   作者:   来源:   阅读:101   评论:0
内容摘要:   两年半的时间,足够一个年产值300亿的企业涅槃重生吗?   2017年,济钢钢铁板块停产。2019年末,“无钢”的济钢,已经实现了产值225亿元。作为老济南人心中的城市名片,济钢在这两年中从未停下过脚步。不同的是,曾经的烟囱和高炉,被新型城市服务业所取代。从城市渣土运输到汽车维修改装,再到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已...

  两年半的时间,足够一个年产值300亿的企业涅槃重生吗?

  2017年,济钢钢铁板块停产。2019年末,“无钢”的济钢,已经实现了产值225亿元。作为老济南人心中的城市名片,济钢在这两年中从未停下过脚步。不同的是,曾经的烟囱和高炉,被新型城市服务业所取代。从城市渣土运输到汽车维修改装,再到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已经确立新主业的济钢,有望在2021年年底实现销售收入过300亿的目标,回到钢铁产业停产前的水平。

  钢铁主业停产后

  首要任务是重聚人心

  “这两年很累,因为有太多困难了。但是,所有人都很有干劲,因为我们没忘记济钢人的使命。”省政协委员、济钢集团董事长薄涛回忆起济钢钢铁板块刚停产时的情况说,最困难的倒不是停产,而是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济钢人的精神气,有些动摇。

  “集团营收断崖式下滑、职工宿舍供暖改造也出了一些问题。有一次我去走访济钢老职工,本来是为了解决供暖问题,但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停产。”薄涛回忆,当时有些老人就流泪了。“济钢有着几代人的记忆和初心,职工对停产难以接受,这些问题不能忽视、不能回避。”

  也就是在济钢停产后的2018年,薄涛首次喊出了“2-3年恢复停产前300亿元的产值,5年内翻一番,创造600亿元产值”的目标。而在当时的氛围下,很多职工都表示怀疑。

  “说实话,我们也很难相信。因为济钢几乎所有的产业都是围绕炼钢炼铁展开的。”在济钢工作了20多年的职工刘法敏说,当时很多职工的心情都很低落。特别是在他所在的城市矿产公司(停产前为济南鲍德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主要就是为济钢运输物料、销售钢材,效益最好时营收达12亿,利润最高1000万元。“钢铁主业关停后,服务济钢的业务突然没了,当时大家都不知怎么办。”特别是公司以前800多个员工,算上分流、买断的,也就剩下100多个人。

  对于这种状况,特别是职工表现出来的情绪上的波动,薄涛认为,仅靠做思想工作是行不通的。只有让职工收入回升、工作稳定、企业状态重新蒸蒸日上,才能真正解决心态问题。在他看来,济钢转型、二次创业,并不仅是为了做大企业规模、回笼更多资金,更重要的,是为了给济钢人一个“交代”。这也是集团提出“建设全新济钢,造福全体职工”的原因所在。

  “济钢一直以钢铁为主业,忽视了一些子公司的潜能。我的信心来自于自己的实践,对非钢产业的潜力挖掘、市场开拓,所带来的的‘乘十效应’。”薄涛在济钢曾负责过一个多元产业的子公司,三年的时间,他将这个项目的销售收入从7000万元提升至8亿元,利润从120万元提升至1600万元。因此,对于济钢的转型,他是信心最足的一个。

  两年过去,济钢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快。2017年8月,济钢当月营收仅4亿元,2018年,济钢全年营收147亿元,2019年达到225亿元。这还是在员工人数大量减少的情况实现的。“现在看起来,要实现2021年末营收300亿元的目标,问题不大。”

  从城市污染制造者

  变成城市污染治理者

  在2018年山东省两会期间,薄涛曾经提出过要实现10个转型发展项目,艰苦地寻找济钢未来的主业。

  对于一个主业几乎一夜之间消失的企业来说,寻找新的主业是非常困难的。即使是同样实现了钢铁板块停产的杭钢,其在停产时非钢业务的收入占比已经在八成左右,其钢铁产业规模也不足百亿。相比而言,济钢面临的转型任务更加艰巨。

  但不管如何,经过一次停产后的济钢,已经确立了寻找新主业的原则:一个企业的发展要融入到城市的发展中。这个观念,已经渗入到了每一个济钢职工心中。

  济钢过去排放大量污染,而在济钢主厂区拆除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废弃物。为了变废为宝,2019年,济钢上马建筑废弃物破碎移动生产线,将相关废弃物加工成路桥建设用的石子、水稳等。不仅解决了济钢拆迁产生的建筑废弃物为济南市带来的污染问题,还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项目2019年4月份落地运行,创效400多万元。

  “我们要转型,不能再选择高污染、高排放的产业,而是要选择那些能服务城市建设的产业。”刘法敏说,以济钢城市矿产科技公司为例,在无法服务济钢钢铁业务、失去了95%的业务后,公司选择了渣土运输、钢贸、物流三个板块。“我们要从城市污染制造者,变为城市污染治理者”。

  以渣土运输为例,虽然公司之前有一定的运输底子。但是渣土运输和传统运输存在巨大不同,因为渣土运输要在市区内进行,要和城市环境相融合。为此,济钢购入了最新款的福田渣土专用车,并从社会上招聘驾驶员。“驾驶员进来后,首先要军训,为的就是提高他们的素质,不能野蛮驾驶。”刘法敏介绍。

  这两年,济南市区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这也给了济钢机会,“这个行业市场集中率很低,济南市场上的渣土车大约有4000台,但拥有120台渣土车的济钢,已经是最大的企业。”也正因如此,济钢有能力参与诸如华山湖、轨道交通建设等工程量大、工期要求严格的项目。“华山湖项目,我们投入了60台渣土车,如果需要,我们还可以增加到100台。”刘法敏介绍,济钢还拥有全套的工程机械,能够适应雨天作业的要求,这也成为济钢渣土运输的优势。

  如今,“济钢渣土运输”“济钢顺行”“济钢保安”“济钢文旅”“济钢创智谷”等,已成为一张张彰显济钢气质的名片。薄涛说,济钢要从一个排放型企业,变成一个城市服务型企业,同时也要做城市废弃物的消纳企业。渣土运输、汽车拆解、废弃物再利用等转型后的项目,都在试图做“城市污染治理者”。

  济钢定下两大主业

  争创钢厂转型标杆

  说到未来,薄涛说,目前实现的225亿元营收,大多数还是挖掘济钢过去产业的潜力。未来,仍然需要找到新动能的支柱,还给社会一个新济钢。

  2019年,济钢确定了“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及技术服务业,城市综合服务业”两大主业。在此基础上,济钢又实施了空天信息产业化、高端钙基材料深加工、军民融合、报废汽车处理等“新动能”产业。

  薄涛介绍,2019年8月,济钢已与中科院空天信息创新研究院合作成立济钢防务技术有限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相关产业化项目、空天信息展览、研究院建设工作;承担高端钙基材料深加工的环保新材料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建设接近尾声,即将生产。

  “萨博汽车公司承担的汽车改装等项目订单充足,运营稳定;报废汽车拆解项目正在加紧工程建设。此外,我们还在谋划3D玻璃盖板、高强轻质合金材料产业化等项目,不断壮大济钢在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及技术服务业,城市综合服务业的产业队伍。”薄涛说。

  全国人大代表、山钢集团董事长侯军表示,济钢的产能调整和转型发展,不仅是山钢集团的一项重大变革,而且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标志性事件,也是全国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代表性成果。“济钢产能调整做得好,离不开党的领导。山钢集团抓住全省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机遇,支持和推动济钢转型发展项目快速落地,新产业、新业态聚力培育,朝着打造一个全新济钢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侯军说。

  侯军认为,钢铁作为山东省重要的传统产业,转型发展意义重大。一方面,济钢要从钢铁生产商转型为高新技术和城市服务商。另一方面,山钢集团的钢铁产业也要加快转型,未来三年将着重聚合资源,开放共享,构建安全高效钢铁产业生态圈;动能转换,创新治理,打造绿色智能行业发展新标杆。

  “未来济钢将全面融入山钢集团钢铁产业生态圈建设,精心培育”四新“产业、环保新材料产业和城市服务产业等,用新动能重塑济钢,成为山钢集团进入世界500强、打造年利润百亿级钢铁强企和”高科技企业“品牌形象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树立钢铁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新标杆。”侯军说。


相关评论

118配 资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2019 By www.118pei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