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财经资讯

2020年增长超预期?多重因素将实现支撑

时间:2020/1/19 13:05:52   作者:   来源:   阅读:335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9年经济成绩单出炉,全年GDP增速保持在6.1%,完成年初预定的增长目标。尤其是四季度,6.0%的增速稳住了三季度以来经济继续下探的担忧,体现出一系列逆周期调控政策正在逐步到位并且发挥效应。值得注意的是,消费在经济增长总量占比的持续提升给经济整体的稳定带来压舱石的作用,结构性改革正在不断优化当中。展望202...

  2019年经济成绩单出炉,全年GDP增速保持在6.1%,完成年初预定的增长目标。尤其是四季度,6.0%的增速稳住了三季度以来经济继续下探的担忧,体现出一系列逆周期调控政策正在逐步到位并且发挥效应。值得注意的是,消费在经济增长总量占比的持续提升给经济整体的稳定带来压舱石的作用,结构性改革正在不断优化当中。展望2020年,虽然对于增长的具体数字市场看法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前期调控政策的效应正在持续显现,产业周期性走强,消费继续发挥拉动所用,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推进,渣打银行大中华区及北亚地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对于中国2020年的中国经济走势继续保有乐观态度。

  渣打为何给出2020年GDP增长6.1%这一高于市场共识的数字?如何理解货币政策稳健和适度灵活之间的关系?今年政策调控的空间还有多大?外部市场的不确定性是否有所缓解?全球经济2020年整体走势对于资产配置有什么样的影响? 第一财经《首席对策 》对话渣打银行大中华区及北亚地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

  丁爽的主要观点:政策效应持续显现,产业周期走强等多重因素将令2020年经济超预期回升。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基础上小幅灵活预调微调,全年将有两次降准措施,2月将迎来MLF年内首降。汽车是今年的潜在增长点,不论是拉动消费,还是投资领域,都将为经济增长贡献作用。财政政策将继续发力,地方债的发放应与地方政府偿还隐形债务进行有效隔断。美联储在降息操作方面将按兵不动,但其他宽松政策照常进行,其他经济体受此影响,都将保持相对稳定的利率政策。

  多重因素使2020年GDP将有超预期回升

  第一财经:渣打预测2020年整体宏观经济 GDP的增长是6.1%,这跟市场普遍预期的6%或者低于6%相比还是比较乐观。这个判断是从何而来的?

  丁爽:我们的确是从去年开始,我们的预测比市场共识要高,并不是因为我们对中国的经济盲目的乐观,而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实际上去年超预期的下行之后,已经出台了很多的政策。这当中包括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去年的预算的赤字,按照我们的估算是达到了GDP的6.5%,跟2018年相比是一个很大幅度的上升,当中也涉及到了减税和增加支出,而且政策估计会延续到2020年。去年可能上半年大家觉得货币政策还是偏紧,但是从下半年开始越来越明显,至少要让货币政策能够配合财政政策,不能两个政策矛盾。因为如果矛盾的话,会造成去年所发生的国债利率不是往下走,收益率反而往上走,这个是会增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的成本,同时也是会造成整个市场的融资成本上升。所以我觉得最近也是看到货币政策是更加配合财政政策,所以这是从政策角度。政策它是有个滞后效应。去年的政策如果已经开始放松了,对今年会提供一定的支撑。这个我们也是看杠杆率在去年是有所回升,2018年是出现了10多年来首次去杠杆,2019年杠杆率是一个适度回升,对2020年是有利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周期性的因素也会使得经济是能够实现6%以上增长。如果按照周期的规律,我们离底部已经不远,如果是工业企业开始补库存,这个可以特别是制造业的投资是一个支撑;而另外一个周期性因素是汽车,即使我们假设就是说它是一个零增长,如果是从2019年负增长变成2020年的零增长,这个也会是一个比较积极的因素。所以从政策角度,至少是上半年,我们觉得支持性的政策还会持续。而且全年实现6%或者略高的目标可以实现的话,可能下半年政策就可能不会那么做。

  第一财经:央行的工作会议当中提出的重点工作依旧是保持稳健货币政策的灵活适度,怎么理解稳健和灵活适度的关系?

  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基础上小幅灵活预调微调

  丁爽:我觉得还是延续以前的对今年货币政策的一个定位,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同时是让货币和信贷的增长和名义GDP的增长相匹配。当然这个说法实际的意思就是要让杠杆率比较平稳,不要让债务快速的增长,远远超过名义GDP,这样就会使得杠杆率快速上升。讲适度、灵活,我觉得更多的一个我觉得是跟逆周期调节有一定关联,就是说如果是经济下行的风险进一步加大,货币政策还是有微调的这么一个空间,而且从工具的使用方面也会更加灵活的去使用。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配合财政政策,因为我们的财政政策会继续积极,也就是说还是比较扩张,这个时候需要货币政策去配合。一方面提供了充裕的流动性,使债券的国债的利率能够不上升,这样可以控制积极财政政策的成本,同时也是能够使民营经济在国有经济之外的这些经济主体,能够以合适的利率得到资金,不造成一个挤出效应。 所以我是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是稳健,另一方面灵活适度。

  全年将继续有两次降准措施 2月大概率迎来MLF年内首降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1月1日已经进行了全面降准,接下来您觉得MLF还有LPR下降的可能性有多大?还会有多大程度的下降?

  丁爽: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实际上是不会出现一个快速扩张的状况。而且央行也没有计划要进行量化宽松,所以资产负债表相对来说是比较平稳。这个时候要让货币跟信贷跟名义GDP增长相匹配,就需要使用存款准备金率,这个也是降准的一个大的背景。也就是说降准本身也不是一个非常激进的放松的政策,它只不过就是为了实现刚才所说的稳健的货币政策,让杠杆率能够比较平稳。我们也做过一些测算,如果要达到这个目的,除了1月1号所宣布的降准之外,我们觉得还会有两次相当的降准的措施,50个基点。或者他也可以用定向的降准,或者是中央银行的贷款方式来释放流动性,但是它放出的量很可能是相当于两次50个基点的降准。中期借贷便利的这个工具也会使用,因为它是直接影响到LPR,所以因为1月份已经降准了,所以2月份降MLF的概率比较大。1月份降准之后也相应会有LPR的下行,2月份在通过MLF的利率的下调再造成LPR的下行,总体来说是要达到国务院所制定,所要求的,让普惠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今年要降低0.5个百分点,所以是从利率角度。从整年的角度,我们觉得MLF利率下调可能会达到20个基点,这个也不是太大幅度,因为去年降5个基点,不过今年讲20个基点,加起来也就25个基点,也就相当于美联储一次降息一个幅度。所以总体是利率会往低的方向去调,但是调的幅度不是太大。

  第一财经:所以在今年来说,整个的政策空间也是前松后紧的这么一个状态。

  丁爽:我觉得很可能是这样。

  看好增长较快行业的投资机会汽车投资机会将好于去年

  第一财经:所以总结一下,首先我们的财政政策在发力,还有政策的滞后效应,汽车的销售在回升,同时我们有产业周期的回升,结合这些,我们怎么来看今年整体的一个投资机会?

  丁爽:今年的投资机会可能看增长相对比较快一些行业,刚才说到的财政政策当中就涉及到的就是基建,去年的基建的回升的并不是太明显,当然是从负增长回到了正增长,但是一直处在3~4%的一个低位的增长。今年因为是去年政策推动的一个滞后作用,同时中央又是加快批准基建项目,而且应该说是对一些地方政府不作为也有提出了一些要求,所以我觉得基建方面跟基建相关的一些行业,这个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另外一个刚才提到了汽车,当然怎么把它作为投资机会,汽车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各个方面,包括新能源汽车,还有各种不同的车型,但是总体来说整个的环境因为购置税的优惠取消之后的负面效应,慢慢的开始消退,同时在很多的城市,特别是中央要求很多城市把那些汽车的限购的措施慢慢给它退出,所以总体来说整体环境要比去年要好。

  第一财经:我们再看外部市场。怎么来看美国今年的利率的变化,因为我们看到之前美联储它的预测的准确率,其实这几年不是特别的高,所以渣打怎么来看,美联储认为今年可能已经按兵不动了,您怎么认为?还会不会有降息?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怎么样?

  美联储今年降息概率不大但会采取其他宽松政策

  丁爽:我们选择相信美联储这次,就是说今年我们预计美联储加息和减息这个概率都不大。应该是维持利率相对稳定,一方面是有经济的一个基础的支撑,因为美国的经济虽然是在减速,但是还没有迹象说明它会有快速的进行衰退。而且从增长率、通货膨胀各个视角来考虑,应该目前的利率水平还是相对比较适当的。 另外一个其实也是比较重要的就是说,他现在也是可以不用降息的这种手段,因为我们虽然看到降息已经暂停,但是美联储现在还是在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它是通过购买国库券的方式。所以美国的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重新又扩张了,虽然他没有正式的说是第四轮的量化宽松,但是看实际效果它是一种宽松。我们觉得到今年的年底,说不准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又回升到4.5万亿的这么一个规模。所以这个也是即使不降息,他也是能够对整个的金融状况,整个金融条件提供支撑,另外一个因素我觉得是选举,因为今年是一个选举年,在选举年当中除非是有一些特殊的因素,保持利率相对比较稳定,不涉及到政治方面,我觉得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

  第一财经:美联储您认为今年不升不降,在这种情况下,其他的一些发达经济体、全球的一些经济体,它是不是也会保持利率相对来说的一个稳定状态?

  丁爽:我们也是这么判断的,特别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是欧央行,欧央行的存款利率也是不会继续往负利率方向进行调整。它主要还是用量化宽松的方式来对使得整个金融条件相对比宽松。

  第一财经: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全球的利率都在今年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下,我们资产配置会不会有一定的难度?跟去年相比的话?

  债券收益率较难达到去年的状况但仍将保持正收益率

  丁爽:我觉得收益率开始往上走,也是间接的反映,就是说在欧洲它的经济也是有一些企稳的迹象,所以我觉得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有它自己的一个资产配置的逻辑和机会。所以今年应该说是,因为去年经过整个的债市的一个大牛市,因为收益率下降以后,债券的价格升的比较快,所以今年应该是一个总体比较平稳的状况,所以在债券这方面,它的收益率很难达到去年的一个状况,但是总体实现一个正的收益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相关评论

118配 资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2019 By www.118pei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10380号